水巢

立花薰最讨厌出国,比什么都讨厌。

第一次出国是在16岁,跟着认识的编辑跑去欧洲拍了半个月服装展,一直跟在屁股后面姐姐长姐姐短的宝贝弟弟就被不认识的女孩子拐去当了男朋友。

第二次是在20岁,在北极圈附近的国家与冰雪和极光相伴了一年,回来后相处了三年的男友提出了分手。

第三次是在24岁,去非洲草原看到了无数之前没有想象过的景色,两年后回到从小长大的Y市,迎接她的是来机场接她的弟弟和只剩象征性意义的结婚请柬。


“你居然趁我不在家偷偷嫁出去了?!!!!”

“第一,等我和友美都找到工作而且能负担起固定住所后结婚,是我高中时候就跟你商量好的。第二,说什么偷偷,是谁到了大草原就不见人影了?为了找你回来,爸妈和你的编辑那段时间都差点要在非洲贴悬赏了。第三,我是娶,不是嫁。还有,你啃够了没有?”

弟弟立花翔也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看着在后座滚来滚去,泄愤般咬着请柬的姐姐。


“没有!!呜呜小翔一生就一次的大事,干嘛不等我回来?!!太·过·分·了!”

后座的人一点没有26岁样子地滚成一团,接机时收到的花束成了武器,在每个断句间敲着驾驶员的头。

“老姐,老姐!我还在开车,起码等我们下了高速!!”

“不要!姐姐生气了!我要跟你绝交!还要离家出走!!”

“……姐,那什么,其实还有件事我没说……”

“什么事?”


谨慎地把车开到路边缓冲带停下,翔也才回过头摆好防御姿势:“我跟友美在邻市生活,爸妈正好在你有消息前三天去国外旅游,这几个月家里就剩你一个了。”

“说好的担心我呢你们这些薄情的混蛋!!!!!!!”


因为气过头,立花薰一回到Y市的家里就把弟弟踹回邻市,还没收拾行李就冲去出版社,向编辑上交照片后立刻申请了行程最近的又一次长期取材,跟高中时候的朋友出门大喝了一顿,最后从自己的加密电脑里命名为“翔子成长记录”的文件夹中,选取“尿床”、“被动物追”两个文件夹打包发给弟妹友美。

点下“发送”后略微思考了一下,又从“女装”文件夹里打包了一半发过去,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人这才一头栽到床上。


“最讨厌出国了……最讨厌……”

酒精的作用等到这个时候终于开始一点点顺着胸口爬上来了,立花薰在床上翻来覆去,脸都埋进了自己那一头长发也没觉得舒服点儿。

她坐起来,低下头,好像是在考虑什么东西,可惜脑子里的东西似乎都随着酒精溜走了,过了半天也只能想起“我想想点儿什么”这件事。

“对了,该去剪剪头发了……也该去买东西了……

三月嫁掉了,就叫小晴陪我吧……

家门口以前明明有好吃的可乐饼,怎么现在没了啊……

出版社门口的冰激凌店也关掉了……

家里的人也都不在……”


“一个人,好无聊啊……”

立花薰倒回床上,软绵绵的被窝多年如一日地包裹住了她。

====================================

先把之前写好的个人剧情发了w求互动求开恋爱线啊(ノ´・ω・`)ノ

评论(16)

热度(10)

  1. Limited Miracle水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imited Mira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