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巢

跟二妹的人际

韩出走进月老城的时候已经过了辰时。

作为繁荣的商业市镇,月老城是运安镖局南下的必经之路。可惜总镖头几乎不让韩出参与一路的人际往来,担心好不容易处好的关系因为他的衰运产生什么变故。韩出也没打算去惯常的客栈,难得自己出门,总会想尝试些新东西,更何况在没熟人的地方,万一出了什么事也方便他脚下抹油。


时辰还早,不如先去垫个肚子。

韩出还在想着,不慎在街角与对面走来的人撞了满怀。

来人是个身材娇小的姑娘,身着布衣,面容姣好,声似银铃,正揉着自己额头,一脸愤愤地抬头看着韩出: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住啊姑娘,你没事吧?”

韩出怀着歉意欠身拾起刚刚从女子身上掉下的小包,一愣,换了副笑脸递过去。

“来,姑娘,你的荷包。”


陈乙本就因为腹饿心情急躁,看在对面的傻大个还算识相而且看起来也没多少钱的份儿上,她将自己为什么会撞到人的事情归结于手上那根红色的夺命锁,便打算拿走刚刚顺来的荷包——

“荷包还我就行了?”

然而对方稳稳地捏着荷包,暂时没有放手的意思。


“姑娘的荷包样式可是好看得紧。”

“你若是想要,城东绣庄自己买去。”

陈乙胡乱诌了个地儿,又使劲拽了下还是纹风不动的荷包。

“这绣样样式虽好,可不适合女子,姑娘是否被小二糊弄了,在下可与你去讨个公道。”

“多谢这位公子,这荷包是我家兄长的,我只是暂用一下。”

陈乙的谎话张口就来,只是对面那个怎么看也不像是相信了的样子,她眼神往后瞟了一瞬,打算如有不对便走为上策。

“是吗?”

韩出笑笑,没打算拆穿面前的小贼,而是反手松开了被抓得紧紧的荷包:

“不知姑娘的兄长是否也将手上的这个借给姑娘暂用了?”


布着些伤口和老茧的手上,一抹与陈乙手上相同的红色格外刺眼。


==========================================

韩出是镖局出身,又没怎么上过学,说话粗一点~绝对不是我不会文绉绉说话真的(。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