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巢

刀审CP设定

轻微算是有腐向注意

可ying能gai会有的OOC注意

审神者身份及历史设定涉及企划东京异能审判内设定

================================

作为career的百川叶音曾经很得意于自己顺风顺水的精英身份,哪怕工作不久就因为得罪上司被调到公认的“奇怪部门”,也还带着年轻人惯例的“等我升职了就要你好看”这种对未来毫无根据的自傲想法。

然而实际上充满异能的世界将这种自傲和自负飞快地打了个粉碎,而就在他感觉自己已经适应了这个同事们都有奇怪的异能,犯人们也有奇怪的异能,就连自己的青梅竹马都会瞬间移动的世界时,来自上级的秘密谈话又将他推入了另外一个奇怪的世界。


“要是告诉小忍付丧神会长得这么好看,那家伙一定会逼着我回老家把小时候的玩具都拿到东京去。”某个闲暇的午后,叶音坐在本丸的走廊吃着团子,一边看着不远处嬉戏打闹的短刀们,一边想到了许久没见的青梅竹马,“可惜再好看也没有巨乳的姑娘啊……还不如以前在庶务课的时候下班后随时可以去找薇儿,而且审神者的假期也太少了些……”

越想越伤心,叶音叼着团子的竹签往后一倒,头枕着胳膊翘起二郎腿躺在了走廊上。当初被骗来当审神者的时候他还被预言会因为自身觉醒的言灵异能而死,而活命的方法就是通过来当审神者而用另外一种形式消耗掉体内的异能,虽然因此不会觉醒但能保住性命云云。

“结果……都是谎话吧……”


“在说什么是谎话?”

突然接茬的声音和身着蓝色狩衣的身影一并出现在百川叶音旁边,让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呜哇,是三日月。”

“嗯,是我。”刚刚在这个本丸显现没多久的付丧神礼貌地冲着审神者点点头,苦笑道:“刚刚的反应还真是让人受伤啊。”

“不是,这个,啊要吃团子吗?这边还有茶。”因为前阵子的作死而被本丸全体成员,尤其是三日月认真教育后对他稍微有点发憷这种话,就算是撕破叶音的嘴也不会承认,只能赶忙换了话题客套起来。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得到邀请的三日月宗近弯下身坐到旁边,接过审神者递过的茶之后却没有喝而是放到了一边,转而继续起刚刚的问题,“那么,刚刚是在说什么?”

“也没有什么……或者说我自己倒是也不怎么确定……”

没想到对方会刨根究底的青年挠了挠头,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转过头:“既然这样,正好帮我个忙行吗?”


没有立即回答,三日月宗近先是转过头看了看审神者的表情,然后作势要握住他的右侧胳膊,看到对方下意识要躲才露出一点笑:“要做什么,又是要偷偷出门可是不行哦?”

“好之前肯定不会啦,”叶音满不在乎地活动一下因为之前偷偷跟着出阵而受伤,而后又在跟三日月的较量中伤得有点骨裂的右臂,用另一只胳膊托着脸歪过头看着身旁的付丧神,“嗯……总之,等下我无论说什么你都别答应怎么样?”

“可以啊,是要玩什么吗?”

“是实验啦,记得要跟大家保密啊,还有,该说什么好呢…………”

指指庭院里似乎注意到三日月也坐过来所以集体向着这边招手的短刀们,等他们转过去后,百川叶音长出一口气,侧过身认真地盯了三日月一会儿,张口要求道:


““三日月宗近,给我看看你的眼睛。””


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也没能直接看到被誉为藏着三日月的眼眸。

跟被撞倒的茶水和碗碟一起发出脆响砸在走廊地板上的还有红色的血珠。

百川叶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研究类文件上看过,虽然显现的付丧神在类别上属于同样的刀剑所出,但是每个本丸的刀剑男士们都会有微妙的不同,这点被判断为是受不同审神者人格倾向和精神波动的影响。
虽然反省和疑问都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百川叶音眼看着对方的惯用手又快又准地戳向了自己的眼窝,好像带着自己的意识一样坚决。

鸡皮疙瘩带着电流般沿着脊椎穿过,让他瞬间直起身子扑上去抱紧了付丧神的胳膊。


然而看起来白净纤瘦的上臂几乎丝毫没有受到重量的影响,叶音能感觉到血沿着手臂留下来,粘到自己手上。

“停、放、住手!三日月宗近!!”

慌乱到换了好几种说法,黑发的审神者才感觉自己抱紧的手臂有所放松。


很快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右眼,应该算是受了重伤的三日月有点惊讶地微微瞪大了完好的眼睛,低头看了用全身重量压紧他的右臂,脸色苍白的审神者,居然笑出声来:

“这还是第一次看您这么慌张,真是有趣啊。”

“有什么好笑的!”

“没关系,没关系,”想用手摸摸青年的头发来安慰他,却发现自己一只胳膊还在被紧紧握住,另一只正用来掩盖住受伤的地方——虽然拿下来他也无所谓,不过看到后的审神者不知道能不能接受得了——三日月宗近只能低下头,用脑袋蹭了蹭近在咫尺的黑发,“很快就会治好不是吗?”

------------------

突然亮起的刺眼灯光让百川叶音皱了皱眉才能睁开眼睛,身上莫名的酸痛和自己正躺在什么人怀里的情况让他疑惑地抬头往上看去,正好抱着他的人因为怀里的人有所动作而低头向他看来。

“……三日月……?”

“嗯,是我。”

“……眼睛……还疼吗?”

一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叶音迷迷糊糊地抬起手摸向近侍的眼睛,然后在还没有触碰到对方的时候就被抓住,引导着印上似乎完美无瑕的脸,被放在眼睛下方的指尖处似乎能感觉到对方眨眼时睫毛轻轻地扫过。

“有你给我手入,早就没有事了。”

“嗯……是吗……”
记忆随着意识逐渐清醒过来,百川叶音缓缓坐起来看向目前空无一人的会议室,然后转向身旁的近侍,“那么给我讲一讲之后发生了什么吧。”

马克一下审神者百川叶音的设定,企划里要丢进去当NPC了所以想着完善一下w

叶音は警視庁異能庶務課幹部/協力、未覚醒者(能力は覚醒後)/髪:黒/目:赤/言霊を操る異能/発狂気味である

百川叶音(Momokawa Kanon)

审神者代号叶音
男,22岁(CV丰永利行)
178cm,体型偏瘦

黑发红眼,八重齿,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因为不喜欢自己眼睛的颜色常年戴着墨镜。(警视厅任职时期)很少整齐地穿制服,为了耍帅常常是穿着白衬衣,拿着/披着制服外套的装扮。作为审神者除了正式服装,倾向穿各种休闲装。

小时候身体不好,被家里当女孩子养到小学,所以一直留长发。同样因为身体不好从中学开始锻炼,现在的身体素质很好。讨厌因为名字or长发被看成女性,会对认错的人进行现场报复,相对的对“男前”一类的恭维词没有抵抗力。

 不喜欢认输的性格,比起全身而退更倾向选择两败俱伤的做法也要给对方伤害,自损一千伤敌八百也无所谓。

厨艺很好而其他家务能力基本为零。喜欢巨乳。

原东异审世界观警视厅庶务课唯一没有异能的普通人,career,某日被上司带去见另一个部门的人并被告知之后自己会觉醒言灵的异能还会因为异能的强大发狂而死,如果来另一个部门做审神者的话就能因为异能转化为灵力,在工作中被消耗掉而保命,所以建议他调职。

百川·你叫我来面谈了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叶音欣然(?)同意了调职,之后因为作为审神者,生活和工作环境里只有男性而后悔不已:“没有巨乳可以摸的人生我还不如死了呢!”
曾经认真考虑过要不要凑合着埋一下蜻蛉O啊同O贯啊等人的胸,本次会议主动申请做会务人员就是因为“约不到也要保养一下眼睛”的心态。

初始刀为加州清光,仗着自己跟清光长相、发型有点相似多次假装清光出阵,因为身高问题多数时候会被队长识破直接选择回城然后在本丸开批斗大会。然而屡教不改,直到被三日月拉去手合狠狠教育了一番(虽然最近又有心思活络的迹象)。
虽然做了审神者不过异能还是有觉醒的迹象,因为第一次实验异能的对象是三日月,为了保密常常被对方开条件,不过都是些玩笑类的小事所以没放在心上,但是在三日月面前常常有抬不起头的感觉。最近因为早上睡醒的时候偶尔会被“短刀”戳到而突然反省为什么要因为三日月自称怕冷而同意跟他睡。

虽然已经是2月的末尾了,塩田晴斗似乎还沉浸在没人送巧克力这个打击里没能恢复过来。作为邻家姐姐,作为一个弟控,立花薰自认要出一份力,让小晴晴从一蹶不振的状态里回过神来,方法就是大量的户外活动——简称:逛街。


“薰姐,怎么今天又是拖我出来陪你逛街啊?”塩田晴斗还在挂念着游戏里的活动,陪同起来说不上心不甘情不愿,也有点心不在焉,“你的那个男朋友呢?”

“太酱最近好像有点忙……算了不说他,小晴晴最近怎么总是心情不好啊?”

立花薰抱住晴斗的胳膊,戳了戳他的脸颊。

“我没有啊?不过最近好像总是做噩梦,不知道是不是风水不好。”

晴斗试着抽了下胳膊,然后叹了口气。


“咦?”

“怎么了,小晴晴?”

“嗯……薰姐,你男朋友长多高啊?”

“差不多这么高。”立花薰放开晴斗的胳膊比划一下。

“嗯……薰姐,你男朋友是黑色卷发吗?”

“是啊。”

“薰姐,你男朋友说过今天他有什么事吗?”

“好像是说最近都要在出版社加班来着,是说到底怎么了啊?”

“嗯……那边…………”

塩田晴斗指向对侧的路边。


黑色卷发,黑框眼镜的青年体贴地走在个子娇小的女性左边,两个人明显相谈正欢。


晴斗清清楚楚地听到身边传来一声令人头疼的吸气声。

“薰姐,冷静,冷静,说不定是同事。”

“小晴晴你在说什么啊,我很冷静哦。只是走在一起也不代表什么是吧?只是没有跟原来说得一样在加班是吧?只是几天没有给我电话而且回短信也很慢是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想哦。”

啊……完蛋了……

塩田晴斗宁可立花薰继续使劲捏着他的胳膊,也不想看她整理了下头发,然后向马路对面走过去。


“太酱?”

立花薰努力摆出微笑的样子走向自己的男朋友,“好巧啊,不是说你在加班吗?”

“薰,我……”

“你不是说自己是研究生?”

桥岸泽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旁娇小的女性立刻提出了疑问。

“哦,研究生啊……”

立花薰抱起胳膊,上下打量起男朋友今天的装扮,上衣是米黄针织无袖毛衣套蓝色衬衫,下身是黑色裤子和布鞋,还背着个学生气十足的绿色邮差包。

哼,平时跟我约会的时候都没打扮得这么用心过。

立花薰心里酸溜溜地想着,完全忽略了桥岸泽太平时的努力。

“那看来是我认错人了,这位‘研究生’,”她加重了读音,“跟我的男朋友长得太像了。

不过我的男朋友是不会放着我不管,跟其他人约会的,是不是啊?”


说完,她没看对方有什么反应,也没注意街道上有没有车辆,径直走到对面,拖过塩田晴斗便跑远了。

=============================

出轨这种事太不可原谅了,而且接下来就是混乱的三月,我……努力(。

 @不良刑警事件薄  以及借用了@塩田晴斗 家小晴

审神者26问

终于毕业了所以我也可以飞快搞个自家审神问答(昂


01、请问你的名字和本丸所在服务器。

前·相模难民,kanon


02、你从何时开始任职审神者?可否展示一下现时点你的战绩?

1月14号晚上开始的,战绩如下:





03、你选择的初始刀是谁?目前他的待遇如何?

清光光作为我家长期队长,早就ALL99退休,退休同时从普通御守换成极·御守结婚w


04、队伍中第一个满级的刀是谁?描述一下对他的感想。

清光光!可爱可爱可爱我老婆我老婆我老婆刀剑怎么还不开结婚系统(ry


05、你的一军、二军乃至三军四军的配置如何?如果还没有全套人员配置,谈谈你的配置预期。

一军今天之前是5-4寻找迷失老人专用队,人员是家里所有非满级太刀和大太轮流出战w

二三四都是远征专用军

明天开始一军用来练级,二三四继续(ry


06、在不考虑刀性能的情况下,你比较偏好哪种刀?

薙刀w女性攻击力UP用刀种(看着圣魔大战←暴露年龄


07、好的接下来开始是定番问题,列举一下喜欢的刀,以及你对他们的感想。

让我们回到第五题的答案(<ゝω·)☆


08、有没有喜欢的配对?有的话请列举,种类不限。

只要好吃,我都吃(杂食无节操脸


09、你家本丸属于良心本丸还是黑心企业?

肯定是良心!我家稍微累了就换人休息!轻伤就回家!(溺爱主义(。


10、有没有对刀们做过奇怪的事?

也就是听着语音发出迷妹的尖叫而已(。


11、有没有碎过刀?碎刀时是什么情况?碎了谁呢?

没有!因为玩之前似乎是看提督基友念叨过沉船相关所以特别谨慎……然后我就被清光光一开始的演示画面吓到了!!!!


12、在你家谁最爱吃刀装?谁又是刀装制作小能手?

刀装breaker兼桑……每天都在丢三落四……

刀装制作小能手当然是我家清光光!!玩游戏,最大的玄学当然是,爱☆


13、依然是定番问题,你有为了想要的刀拼命做过什么吗?描述一下。结果如何?

也没……思考了一下就是刷了100多次5-3和300多次5-4,记录都是刷了一阵子后开始的所以肯定比这个多,但是也多不过50出战吧w

总之我全员了(昂


14、有什么一直在信的玄学吗?(笑)

信清光,进BOSS


15、最初是冲着什么入坑的?现在呢?

最初是嘀咕上大家都在玩,被刷屏一天后本来懒得翻墙后来没忍住w现在准备全员练级计划~除了刚到家的爷爷已经最低等级LV27了w


16、对目前为止的地图有哪些想法。(比如练级图、无限沟图、想烧的图)

官方快开新图或者活动图!


17、希望DMM增加些什么样的系统或者副本呢?

说好的结婚系统什么时候开?!


18、如果DMM搞联动的话,希望出现什么样的联动?

游戏刚出的时候我就跟眠眠念叨,境界触发者要是能搞联动的话,好想看用人命做成的黑trigger人格话的状态啊❤


19、目前为止课过金吗?课过的话课了多少?没课的话有课金的预计吗?

课了3K用来扩充了床位,买了结婚用(x)御守们


20、有想要买和希望出的相关周边吗?

我等着小粘土48呢,还有模造刀盒蛋!!


21、有进行二次创作吗?有的话是什么?

目前还没w准备审神者和刀的愉快(?)日常


22、你自己作为审神者大概是个怎样的家伙?

刚上任的时候还算欧……?然后我就迅速晒黑了(。


23、如果政府要求你选一把刀在危机时刻自刃,会选谁?

清光吧,然后危机时刻我就带着他当反派去了,是的我嫁是嫁妆(x


24、现在政府需要你写一篇报告,你准备如何描述你家本丸的情形?

老子家里42把刀了,所以政府你们给刀发的工资单和给审神的工资单交出来大家对比一下(x


25、对敌方历史改变者有什么看法、构想或希望?

出新的!出新的!以及大太刀块头大太了差评!5-4的时候偶尔家里刀会漏掉地方大太,然后笔记本右半整个屏幕就会突然被敌方占满……虽然连刀装都打不掉但是猛得看到会吓一跳好么!


26、最后请呐喊一句你的心声。

说好的活动和新刀呢!!!!!!!!

有不破雷藏的地方就有我钵屋三郎

立花薰最讨厌出国,比什么都讨厌。

第一次出国是在16岁,跟着认识的编辑跑去欧洲拍了半个月服装展,一直跟在屁股后面姐姐长姐姐短的宝贝弟弟就被不认识的女孩子拐去当了男朋友。

第二次是在20岁,在北极圈附近的国家与冰雪和极光相伴了一年,回来后相处了三年的男友提出了分手。

第三次是在24岁,去非洲草原看到了无数之前没有想象过的景色,两年后回到从小长大的Y市,迎接她的是来机场接她的弟弟和只剩象征性意义的结婚请柬。


“你居然趁我不在家偷偷嫁出去了?!!!!”

“第一,等我和友美都找到工作而且能负担起固定住所后结婚,是我高中时候就跟你商量好的。第二,说什么偷偷,是谁到了大草原就不见人影了?为了找你回来,爸妈和你的编辑那段时间都差点要在非洲贴悬赏了。第三,我是娶,不是嫁。还有,你啃够了没有?”

弟弟立花翔也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看着在后座滚来滚去,泄愤般咬着请柬的姐姐。


“没有!!呜呜小翔一生就一次的大事,干嘛不等我回来?!!太·过·分·了!”

后座的人一点没有26岁样子地滚成一团,接机时收到的花束成了武器,在每个断句间敲着驾驶员的头。

“老姐,老姐!我还在开车,起码等我们下了高速!!”

“不要!姐姐生气了!我要跟你绝交!还要离家出走!!”

“……姐,那什么,其实还有件事我没说……”

“什么事?”


谨慎地把车开到路边缓冲带停下,翔也才回过头摆好防御姿势:“我跟友美在邻市生活,爸妈正好在你有消息前三天去国外旅游,这几个月家里就剩你一个了。”

“说好的担心我呢你们这些薄情的混蛋!!!!!!!”


因为气过头,立花薰一回到Y市的家里就把弟弟踹回邻市,还没收拾行李就冲去出版社,向编辑上交照片后立刻申请了行程最近的又一次长期取材,跟高中时候的朋友出门大喝了一顿,最后从自己的加密电脑里命名为“翔子成长记录”的文件夹中,选取“尿床”、“被动物追”两个文件夹打包发给弟妹友美。

点下“发送”后略微思考了一下,又从“女装”文件夹里打包了一半发过去,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人这才一头栽到床上。


“最讨厌出国了……最讨厌……”

酒精的作用等到这个时候终于开始一点点顺着胸口爬上来了,立花薰在床上翻来覆去,脸都埋进了自己那一头长发也没觉得舒服点儿。

她坐起来,低下头,好像是在考虑什么东西,可惜脑子里的东西似乎都随着酒精溜走了,过了半天也只能想起“我想想点儿什么”这件事。

“对了,该去剪剪头发了……也该去买东西了……

三月嫁掉了,就叫小晴陪我吧……

家门口以前明明有好吃的可乐饼,怎么现在没了啊……

出版社门口的冰激凌店也关掉了……

家里的人也都不在……”


“一个人,好无聊啊……”

立花薰倒回床上,软绵绵的被窝多年如一日地包裹住了她。

====================================

先把之前写好的个人剧情发了w求互动求开恋爱线啊(ノ´・ω・`)ノ

LM人际贴

远藤秋成:很好喝的可可店里的店员,好像是店老板家的孩子,似乎手很巧的样子。

      “小老板,请再给我一杯可可,浓一点哦~”


塩田晴斗:高中同学家的小弟弟,很体贴很乖巧的孩子。但是自从同学结婚后似乎有点neet倾向,要不要带去出差锻炼压榨一下呢?

      “小晴晴今天陪我出去逛街好不好?十点的时候车站见,记得给我带上次忘在你家的充电器。”


辻之堂 抹茶:SNS上的熟人,某次在甜品店偶然相互扒了马甲(x),因为在同一城市以及对甜品的嗜好熟起来,可爱的高中生,脸红的时候超~可爱❤

      “美味君今天要推荐哪款甜点给我?好吃的话姐姐有奖·励·哦♪”


水樹君嶋:偶尔去广告片场帮忙的时候碰到的小模特,性格温柔,名字跟人一样可爱❤要是我家弟弟能跟人家学学就好了~

    “猫猫君,不要害羞。来,视线跟着姐姐的手动,好~”


橘千歳:姓氏发音很相似的编辑小姐,虽然人很温柔但是工作起来简直是鬼!家里有好多可爱的毛团,简直是治愈用的天国~

    “立花酱,要一起出去喝酒吗?”

26岁,C CUP,170CM

3月14日生,双鱼座,B型血

齐刘海的黑色及腰长发,棕色瞳

以风景和动物摄影为主业的自由摄影师,刚结束在国外的取材回到Y市的祖宅,准备休整一段时间。目前处于半无业游民状态,有时候会被媒体方面的朋友叫去帮忙。

好奇心强,大大咧咧,精力旺盛的自来熟。

出门时会稍微打扮,主要穿衣风格以方便活动为主,因为长期在外所以对时尚并不敏感,在家会迅速脱成只剩内衣到处晃。

(野外)生存能力很强,虽然料理能力基本只是“能吃,还行”等级。喜欢吃甜食。

是个弟控,弟弟在其他城市工作,父母也搬到了那边,只在本市留下了房子。

因为长期到处跑,认识的人太多,不怎么擅长记别人的名字,称呼别人以对方的职业为主。

在市里不会带比较夸张的装备到处跑,但是包里除了钱包全是各种镜头,因为长期扛器材练就了一身怪力。

================================

不会画图所以拿出了selfy,大概长这样(揍



诚征高中以前的友人和现在的各种人际w

作为一个弟控,立花花会对年纪小的男孩子更亲切但是不一定会真的下手所以不要叫警察

如果看到合适的题材会偷拍不要叫警察

 @Limited Miracle 官方


人际更新在→这里

跟二妹的人际

韩出走进月老城的时候已经过了辰时。

作为繁荣的商业市镇,月老城是运安镖局南下的必经之路。可惜总镖头几乎不让韩出参与一路的人际往来,担心好不容易处好的关系因为他的衰运产生什么变故。韩出也没打算去惯常的客栈,难得自己出门,总会想尝试些新东西,更何况在没熟人的地方,万一出了什么事也方便他脚下抹油。


时辰还早,不如先去垫个肚子。

韩出还在想着,不慎在街角与对面走来的人撞了满怀。

来人是个身材娇小的姑娘,身着布衣,面容姣好,声似银铃,正揉着自己额头,一脸愤愤地抬头看着韩出: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住啊姑娘,你没事吧?”

韩出怀着歉意欠身拾起刚刚从女子身上掉下的小包,一愣,换了副笑脸递过去。

“来,姑娘,你的荷包。”


陈乙本就因为腹饿心情急躁,看在对面的傻大个还算识相而且看起来也没多少钱的份儿上,她将自己为什么会撞到人的事情归结于手上那根红色的夺命锁,便打算拿走刚刚顺来的荷包——

“荷包还我就行了?”

然而对方稳稳地捏着荷包,暂时没有放手的意思。


“姑娘的荷包样式可是好看得紧。”

“你若是想要,城东绣庄自己买去。”

陈乙胡乱诌了个地儿,又使劲拽了下还是纹风不动的荷包。

“这绣样样式虽好,可不适合女子,姑娘是否被小二糊弄了,在下可与你去讨个公道。”

“多谢这位公子,这荷包是我家兄长的,我只是暂用一下。”

陈乙的谎话张口就来,只是对面那个怎么看也不像是相信了的样子,她眼神往后瞟了一瞬,打算如有不对便走为上策。

“是吗?”

韩出笑笑,没打算拆穿面前的小贼,而是反手松开了被抓得紧紧的荷包:

“不知姑娘的兄长是否也将手上的这个借给姑娘暂用了?”


布着些伤口和老茧的手上,一抹与陈乙手上相同的红色格外刺眼。


==========================================

韩出是镖局出身,又没怎么上过学,说话粗一点~绝对不是我不会文绉绉说话真的(。

楔子

听到雇主喝水呛死的消息时,运安镖局的总镖头刚喝进嘴里的粥一口就喷到了喊着中了月老毒来请假的徒弟身上。
“老头,我这次连雇主的面都没见过,真的。”
徒弟韩出淡定地抹了把脸上的粥,然后因为总镖头跨上桌子揪住他的领子大吼“臭小子你给我闭嘴”,又默默抹了把唾沫星子。

韩出第一次进日后被称为运安镖局的大院之时还未满八岁。
作为一个自小便被预言命格“克其亲,祸他人”的孩子,韩出觉得自己真该去买炷高香,感谢他的亲生父母没有在他刚生出来的时候就抛弃他,甚至还想送他去私塾学习。
可惜第一家的先生很快摔断了腿,第二家的不小心被砸了胳膊,第三家稍微好一点,只是连续拉了一个周多的肚子,第四家也不知是年纪过大还是八字太轻,在韩出入学一个月后便驾鹤西去。
虽然不是十里八乡人尽皆知,韩出的凶运也已让同村人议论纷纷。在里正的压力下,父母把尚且年幼的孩子带去了远方的山里。

当年还未建起镖局的总镖头回想起来是这么说的:“我还当是遇上难民了,那么点儿个小豆丁,瘦得跟猴儿似的,吃得倒是不少,还吃完了就想给我跑。”
“我那不是怕衰到您老人家,之后就没咱们镖局了。”
“放屁!”总镖头极其顺手地敲了一记,“命不够硬还敢干这个行当?!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这儿干到干不动了再说。”
“一点吃的就拐个孩子回来当咱镖局的招牌,总镖您也没吃亏不是?”路过的镖师插了句嘴,然后被总镖头拖去武场揍趴了。

总之韩出作为运安镖局的老资格,每个新进的镖师都曾跟他同室住过一个月--总镖头说是为了看对方运气怎么样,命硬不硬,太倒霉自己跑掉的,本来就不适合干走镖这行。
这么筛下来,镖局里的人一向都是运气不错的,没想到反而是韩出倒霉中了毒。
“快去快回,咱这儿留几个等雇主家的来处理后事,你要是动作快就回来找他们一起回去,要是慢就等他们去帮你。去了月老城就待在里面别乱跑,听见了吗?”总镖头一边准备压着货上路,一边唠叨着自己的徒弟。
“好,好。我一个人回去也行,别布置了。”
“韩师兄,这毒还没解药嘞,咱活要见人,死也得见尸。给,这是兄弟们给你凑了点儿,应该够收尸了。”
“师弟你这臭嘴又是要惹老头揍了,真不放心留你打头。”韩出摇摇头,把师弟们给的盘缠塞进行李里,“还不如等我给你们带个嫂子回来。”
“哈哈哈哈哈哈就你个去了三次就被城里全部青楼下禁令的家伙吗?!!哈哈哈哈哈哈我赌五吊钱!!”
“我赌三吊!”
“…………老头,我先走了。”
韩出,二十岁,为解毒奔赴月老城的第一天时,满心都想找个媳妇堵住师弟们的嘴。
===================
爪机用不太习惯也懒得排版了……没写的设定是韩出第一次去青楼后,接待他的妹子就集体长水痘,第二次去赶上正妻抓小三闹场,第三次火灾。
我没有特别想看别人怎么倒霉,真的哦?(心